无码高潮爽到爆的喷水视频

<dl id="7zhff"></dl><dl id="7zhff"></dl><dl id="7zhff"><i id="7zhff"></i></dl><dl id="7zhff"></dl><i id="7zhff"></i>
<video id="7zhff"></video><video id="7zhff"></video>
<dl id="7zhff"></dl><dl id="7zhff"><delect id="7zhff"></delect></dl>
<i id="7zhff"></i>
<dl id="7zhff"></dl><dl id="7zhff"><i id="7zhff"><meter id="7zhff"></meter></i></dl><dl id="7zhff"><delect id="7zhff"></delect></dl>
<dl id="7zhff"><delect id="7zhff"><meter id="7zhff"></meter></delect></dl>
<video id="7zhff"></video>
<dl id="7zhff"></dl><video id="7zhff"><delect id="7zhff"></delect></video><dl id="7zhff"><delect id="7zhff"><meter id="7zhff"></meter></delect></dl><dl id="7zhff"></dl><dl id="7zhff"></dl>
<dl id="7zhff"><delect id="7zhff"></delect></dl>
<dl id="7zhff"></dl>
您所在的位置: 主頁 > 最新動態 >

原浙江衛視總監王俊加盟阿里巴巴

作者:admin發布時間:2019-03-06

原浙江廣電集團編委、浙江衛視總監王俊已于近日正式加盟阿里巴巴,目前公開職位為阿里巴巴集團CEO張勇的助理,屬于CEO線的副總裁級別。

有接近王俊的阿里人士向《三聲》(微信公眾號ID:tosansheng)表示,王俊的具體工作范圍目前尚不明確。另有知情人士透露,王俊目前的主要工作是協助張勇參與阿里大文娛的管理工作。

王俊之前,已經有包括原浙江衛視副總監兼節目中心主任杜昉(離職后先后供職于56網、華策集團)、原浙江衛視總監夏陳安(離職半年后就任北京文化總裁,現已離職)、原浙江衛視節目中心副主任陳偉(愛奇藝現任高級副總裁)等浙江廣電系高級管理人士先后離開體制。

《三聲》(微信公眾號ID:tosansheng)首次獲得王俊加盟阿里巴巴的消息是在2018年10月中下旬,隨后阿里大文娛先后出現了一系列人事變動,包括樊路遠接任大文娛輪值總裁,楊偉東涉嫌經濟問題下臺、大文娛采用四班委制度等。

根據《財經》2月22日報道,一位阿里巴巴大文娛人士向《財經》表示,“大文娛已經進入到一個相對穩定的時期,短時間內不會再看到大文娛有管理人員上有太大的變動”。

雖然王俊的職務安排并不屬于大文娛體系內的高管變動,但考慮到王俊在廣電體系內的職業身份以及個人能力,尤其是其對廣告和內容的雙向精通,有可能在未來的阿里大文娛體系中扮演重要作用。

誰是王???

1973年出生的王俊,2002年之后由內容工作轉向經營一線,擔任浙江教育科技頻道廣告部主任,該頻道第二年的廣告創收就實現了50%的增長。王俊隨后長期工作于浙江廣電廣告系統,在前任衛視總監夏陳安高調離職后,王俊于2015年2月臨危受命,由副總監、廣告部主任升任浙江衛視總監。



王俊

在浙江記協網2012年發布的一篇文章中,時任廣告部主任的王俊被描述為管理能力凸顯、業務能力過硬。搭配時任總監夏陳安提出的“中國藍”品牌戰略,王俊帶領浙江衛視將廣告收入從2005年的5億逐漸穩步上升至2011年的19億。

《中國好聲音》與加多寶的經典電視廣告營銷案例,也是日后王俊被屢屢提及的功績。2012年,剛剛啟動第一季的《中國好聲音》遭逢冠名客戶撤資,加多寶又面臨與王老吉的商標之爭,王俊判斷加多寶需要一個強有力的節目來宣傳新品牌,由此促進了兩者的合作。從6000萬元開始贊助第一季《中國好聲音》,隨后三年加多寶的冠名費分別漲至2億元、2.5億元、3億元。

到2015年王俊接替夏陳安、就任浙江衛視總監時,浙江衛視當年的廣告收入已經超過85億,《中國好聲音》2015年總決賽上3000萬一條的60秒廣告也刷新了廣告行業的天花板,“跑男4”僅2016年第四季的冠名和特約就超過13個億。

浙江衛視自2015年以來迅速崛起,“干翻了老二,沖擊了老大”,引起了《人民日報》等媒體的注意和報道。2015年8月,王俊在一次內部講話中提到:浙江衛視2014-2015年在引導力、傳播力和品牌力各維度的排名均名列前茅(分別排在第1、第2、第1位)。不過,王俊在當時強調,與其關心浙江衛視干掉誰,不如思考明天誰會干掉電視。

升任頻道總監后的王俊幾乎參與到了每一個新節目的研發過程。任期內,浙江衛視的綜藝包括《奔跑吧》《中國好聲音》《演員的誕生》等都獲得了收視率與廣告的雙豐收,嘗試的原創綜藝包括《王牌對王牌》《24小時》《來吧冠軍》等,當年的年度熱播劇集包括《歡樂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也都首播自浙江衛視。

2017年,在去娛樂化、弘揚主旋律等監管要求下,以“跑男”為代表的真人秀綜藝,通過啟用內部年輕導演團隊,在保證節目可看性的同時,巧妙植入了主流價值觀(例如包括烏鎮的雞毛換糖、延安的黃河大合唱以及走進“一帶一路”朋友圈捷克等節目主題),收獲了廣電總局和人民日報等媒體的表揚,成為了當時去娛樂化風潮下獲得最大范圍內勝利的頭部電視綜藝。

王俊對于如何實現電視內容的產業化、系統化也有過很多想法,包括如何聯合影視公司發展自制劇,如何讓定制劇與“跑男”等知名IP實現橫向拉動的季播體系。不過,在傳統體制中進行此類嘗試總是難有樂觀的結果。

同在浙江杭州,王俊與阿里、馬云也早有交集。一個場景多次出現在媒體報道中:2016年1月的“微博之夜”晚會上,時任浙江衛視總監的王俊與馬云坐在一起,臺上的浙江衛視主持人華少直接向馬云提問:“馬總,雙11晚會什么時候回家?”華少口中的“雙11晚會”,指的是天貓與湖南衛視聯手推出的第一屆“天貓2015雙11狂歡夜”。

2016年,王俊治下的浙江衛視成為第二屆“雙11晚會”的官方合作電視平臺。適逢G20峰會在杭州召開,“向世界展示杭州與中國的時代脈搏和青春氣息”成為“雙11晚會”的隱性基調。針對“天貓雙11狂歡夜”這個超級大IP,雙方的合作延續至今。

實際上,廣電的大勢已不如從前。在過去的2018年,根據央視索福瑞歷年統計的全國省級衛視收視排名浙江衛視已經下滑至第五,包括浙江衛視等在內的衛視2019年招商也難言樂觀。在更廣闊的內容行業里,從《中國有嘻哈》開始,到《偶像練習生》《創造101》和《延禧攻略》,爆款內容尤其是綜藝的誕生源頭從電視平臺徹底轉向互聯網視頻平臺。這可能是促使46歲的王俊離開體制的重要原因。

尚未塵埃落定

自2017年11月俞永福卸任大文娛總裁后,阿里一度以“輪值總裁+六個班委”的方式運轉整個大文娛,楊偉東、樊路遠相繼為第一、第二任輪值主席,輪值總裁直接向張勇匯報。張勇繼任阿里董事局主席、楊偉東事發后,阿里大文娛又采取四位班委成員(樊路遠、朱順炎、常揚、黎直前)分別直接向張勇匯報的方式。



王?。ㄓ叶┰?018天貓雙11狂歡夜招商會現場

根據《財經》2月22日的報道,自去年12月樊路遠接替楊偉東任優酷總裁一職后,阿里大文娛隨之進行了一系列旨在更加協同、融合的管理層調整:樊路遠分別負責阿里影業與優酷;朱順炎負責UC與阿里音樂;常揚負責大麥與酷漾;黎直前負責阿里文學與互動娛樂事業部。四個班委成員分別都向阿里巴巴集團CEO張勇匯報。

作為助理,王俊在理論上可以借此職務快速熟悉阿里大文娛,包括視頻、影業、音樂、游戲、文學等在內的各個業務版塊,也可以幫助阿里CEO張勇加深對大文娛產業的理解。文娛行業有其自身的邏輯、規則和人脈,此前楊偉東在大文娛內部獲得的評價就是“圈里人”。相比之下,深耕廣電多年,執掌過中國一線衛視的王俊,在人脈和資源,特別在政策理解和溝通方面,都有著自己的優勢。

有產業人士預言,王俊很有可能會在優酷發揮更大作用,樊路遠保持一號位角色之下,王俊可以類似原央廣副臺長王曉暉在愛奇藝首席內容官的角色。不過,阿里內部人士對此觀點保持謹慎,畢竟大文娛的幾位班委多為合伙人,“外人”楊偉東官階達M6,此前也未有廣電加盟人士在阿里獲得過如此重用。

在產業和內容上,視頻網站的高強度競爭已經非常接近電視臺邏輯:通過符合政策的重型內容投入(劇集+綜藝)獲得回報(廣告+會員),這其中廣告招商能力是最基礎要求。過去一年,優酷已經在廣告招商方面引入有衛視工作經驗的管理者,而王俊對于中國整體文娛廣告市場更是了如指掌。

優酷在阿里大文娛的作用也正在變得更為集中,過去一年,幾檔重磅綜藝的主要贊助多為天貓出品——一種更像追求品牌收益的打法,而開拓外部廣告市場、嫁接廣告與內容的聯系也是目前的題中之義。阿里此前曾經設想過的“內容電商”或者“TV+shopping”的模式更多地轉向與抖音、B站、小紅書、快手等新視頻和新流量平臺的合作,也包括了淘寶的內容化改造。

在這個意義上,優酷或許更接近阿里經濟一體化或者阿里大文娛中的那一座“電視臺”。這也可以理解為什么阿里巴巴會不斷強調,其對文娛產業的決心、信心、耐心都不會改變——作為注意力和影響力的高地,大文娛在大消費中依然有著非常重要的戰略價值,只是價值的具體體現形式會因時而異。

張勇在2019年1月的一次采訪中表示,阿里巴巴看中文娛產業在阿里構建消費大生態中的戰略地位。對于大文娛發展過程中遇到的各種問題,張勇稱,阿里是文娛產業的新來者,也有一個艱巨的學習過程。“我們仍然在這個過程當中,也會嗆一些水,碰到一些問題。最關鍵還是堅信它是未來消費大生態必須的組成部分。”在這個過程中,阿里大文娛甚至整個互聯網娛樂參與者都需要來自傳統廣電系統的人才支持,他們具有互聯網之外的資源和能力,在今天,這種能力顯得格外重要。這也可能是在劇集和綜藝內容創業之后,新的一次廣電人才大規模轉移。

目前,包括王俊在內,已經有多位廣電高級管理員正在加入到互聯網娛樂生態之中。
无码高潮爽到爆的喷水视频